浙江大学海纳百川BBS论坛

浙江大学bbs,浙江大学论坛,浙大bbs,海纳百川,海纳百川论坛,浙大论坛,海纳百川论坛bbs

[回到开始] [上一篇][下一篇]


发信人: TheBook (好好休息), 信区: Life_Quotation
标  题: 目睹两次美国大选
发信站: 浙江大学海纳百川站 (Mon Jun 16 10:12:48 2003), 转信

 胡适:目睹两次美国大选

   当我于1910年初到美国的时候,我对美国的政治组织、政党、总
 统选举团和整个选举的系统,可说一无所知。对美国宪法的真义和政
 府结构,也全属茫然。1911年10月,中国的辛亥革命突然爆发了。为
 时不过数月,便将统治中国有270年之久的满清专制推翻。1912年1月,
 中华民国便正式诞生了。你知道这一年是美国大选之年。大选之年也
 是美国最有趣和兴奋的年头。威尔逊是这一年民主党的候选人,同时
 共和党一分为二;当权的托虎托总统领导着保守派,前总统老罗斯福
 却领导了自共和党分裂出来的进步党,它是美国当时的第三大党。罗
 氏也就是该党的领袖和总统候选人。这一来,三党势均力敌,旗鼓相
 当,因而连外国学生都兴奋得不得了。
   这一年康乃尔大学的政治系新聘了一位教授叫山姆·奥兹(
 SamuelP.Orth)。他原是克利弗兰市里的一位革新派的律师。他在该
 市以及其本州(俄亥俄)内的革新运动中都是个重要的领导分子,由
 康大自俄亥俄州的律师公会中延聘而来,教授美国政府和政党。我一
 直认为奥兹教授是我生平所遇到的最好的教授之一;讲授美国政府和
 政党的专题,他实是最好的老师。我记得就在这个大选之年(1912-
 1913),我选了他的课。
   下面一段便是他讲第一堂时的开场白:
   今年是大选之年。我要本班每个学生都订三份日报——三份纽约
 出版的报纸,不是当地的小报——《纽约时报》是支持威尔逊的,
 《纽约论坛报》(TheNewYorkTribune)是支持托虎托的,《纽约晚报》
 (TheNewYorkEveningJournal)(我不知道该报是否属“赫斯特系”
 (Hearstfamily)的新闻系统。但是该报不是个主要报纸)是支持
 罗斯福的。诸位把每份订它三个月,将来会收获无量。在这三个月内,
 把每日每条新闻都读一遍。细读各条大选消息之后,要做个摘要,再
 根据这摘要作出读报报告缴给我。报纸算是本课目的必需参考报,报
 告便是课务作业。还有,你们也要把联邦四十八州之中,违法乱纪的
 竞选事迹作一番比较研究,缴上来算是期终作业!
   我可以告诉你,在我对各州的选举活动作了一番比较研究之后,
 我对美国的政治也就相当熟悉了。
   奥兹教授在讲过他对学生的要求之后,又说:“……就是这样了!
 关于其他方面的问题,听我的课好了!”
   我对这门课甚感兴趣!
   奥兹教授对历史很熟。历史上的政治领袖和各政党——从美国开
 国时期的联邦系(Federalists)到20世纪初期的进步党(
 Progressives)等等创始人传记,他也甚为清楚。他是俄亥俄州人,
 他对前总统麦荆尼周围助选的政客,如一手把麦氏推上总统宝座的大
 名鼎鼎麦克斯·韩纳(MarcusHanna,1837-1904),他都很熟。所以
 奥兹告诉我们说:“看三份报,注视大选的经过。同时认定一个候选
 人作你自己支持的对象。这样你就注视你自己的总统候选人的得失,
 会使你对选举更为兴奋!”
   他对我们的另一教导,便是要我们参与绮色佳城一带举行的每一
 个政治集会。我接受了奥氏的建议,于1912年的选举中选择了进步党
 党魁老罗斯福作为我自己支持的对象。四年之后(1916年),我又选
 择了威尔逊为我支持的对象。在1912年全年,我跑来跑去,都佩戴一
 枚(象征支持罗斯福的)大角野牛像的襟章。1916年,我又佩戴了支
 持威尔逊的襟章。
   我在1912年也参加了许多次政治集会,其中有一次是老罗斯福讲
 演赞助进步党候选人欧斯克·史特斯(OsarStrauss)竞选纽约州长。
 在绮色佳集会中最激动的一次便是罗斯福被刺之后那一次集会。罗氏
 被刺客击中一枪,子弹始终留在身内未能取出。我参加了这次集会,
 好多教授也参加了。令我惊奇的却是此次大会的主席,竟是本校史密
 斯大楼(GoldwinSmithHall)的管楼工人。这座大楼是康大各系和艺
 术学院的办公中心!这种由一位工友所主持的大会的民主精神,实在
 令我神往之至。在这次大会中,我们都为本党领袖的安全而祈祷,并
 通过一些有关的议案。这次大会也是我所参加过的毕生难忘的政治集
 会之一。
   该年另一个难忘的集会便是由我的业师客雷敦(J.E.
 Creighton)教授代表民主党,康大法学院长亥斯(AlfredHayes)教
 授代表进步党的一次辩论会。这批教授们直接参加国家大政的事,给
 我的印象实在太深了。我可以说,由这些集会引起我的兴趣也一直影
 响了我以后一生的生活。
   大选刚过,我因事往见伦理学教授萦莱(FrankThilly),当我们
 正在谈话之时,客雷敦教授忽然走了进来。他二人就当着我的面,旁
 若无人的大握其手,说:“威尔逊当选了!威尔逊当选了!”我被他
 二人激动的情绪也感动得热泪盈眶。这两位教授都是支持威尔逊的。
 他二人也都在普林斯敦大学教过书,都深知威尔逊,因为威氏曾任普
 大校长多年。他二人对威氏出任总统也发生了不感兴趣的兴趣。
   几年之后(1915年),我迁往纽约市。从康乃尔大学研究院转学
 至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,并住入哥大当时最新的佛纳大楼(
 FurnaldHall)。1915年不是个选举年,但是这一年却发生了有名的美
 国妇女争取选举权的五马路大游行。我目睹许多名人参加此次游行。
 约翰·杜威夫妇也夹在游行队伍之中。杜威教授并曾当众演说。
 1915年岁暮,杜威并直接参加此一群众运动。这一件由教授直接参加
 当时实际政治的事例,给我的影响亦至为深刻。
   我想把1916年的大选在此也顺便提一提。此时老罗斯福的光彩对
 我已失去兴趣,而我对那位国际政治家威尔逊却发生了极深的信仰。
 先是在1914年,我曾以职员和代表的身分参加过一次世界学生会议。
 这个会是当时“世界学生会联合会”(
 TheAssociationofCosmopolitanClubs)和“欧洲学生国际联合会”
(InternationalFederationofStudentsofEurope)所联合举办的。先
 在绮色佳集会之后,再会于华盛顿。在华府我们曾受到威尔逊总统和
 国务卿白来恩(WilliamsJenningsBryan的亲自接见,他二人都在我们
 的会里发表讲演。
   我清楚的记得正当1916年大选投票的高潮之时,我和几位中国同
 学去“纽约时报广场”看大选结果。途中我们看到纽约《世界日报》
 发出的号外。《世界日报》是支持威尔逊的大报之一。可是这一次的
 号外却报导共和党候选人休斯(CharlesE.Hughes)有当选的可能。
 我们同感失望,但是我们还是去时报广场,看时报大厦上所放映的红
 白二色的光标,似乎也对威尔逊不利。我们当然更为失望。但是我们
 一直坚持到午夜。当《纽约晚邮报》出版,休斯仍是领先。该报的发
 行人是有名的世界和平运动赞助人韦那德(OswaldGarrisonVillard)。
 我们真是太失望了。我们只有打道回校。那时的地道车实在拥挤不堪,
 我们简直挤不进去,所以我们几个人乃决定步行回校——从西42街走
 回西116街(约5公里)的哥大校园。
   翌日清晨,我第一桩事便是看报上的选举消息。所有各报都报导
 休斯可能当选,但是我却买不到《纽约时报》。它显然已被人抢购一
 空了。我不相信其他各报的消息,乃步行六条街,终于买到一份《时
 报》。《时报》的头条消息的标题是:“威尔逊可能险胜!”读后为
 之一快,乃步行返校吃早餐。你可能记得,这一旗鼓相当的大选的选
 票一直清理了三天,直至加州选票被重数了之后,威尔逊才以3000票
 的“险胜”而当选总统!
   另外当时还有几个小插曲也值得一提。就在我差不多通过所有基
 层考试的时候,因为我希望在1916至1917年间完成我的博士论文,我
 觉得有迁出哥大宿舍的必要。那时的中国留学生差不多都集中住于三
 座宿舍大楼——佛纳、哈特莱(HartleyHall)和李文斯敦(
 LivingstonHall)。中国同学住在一起,交际应酬太多,影响学业,
 所以我迁至离哥大60条街(三英里)之外,靠近西172街附近的海文路
 92号一所小公寓,与一云南同学庐锡荣君同住。我们合雇了一位爱尔
 兰的村妇,帮忙打扫,她每周来一次做清洁工作。在1916年大选之前
 (那时妇女尚无投票权),我问她说:“麦菲夫人(Mrs.Murphy),
 你们那一选区投哪位候选人的票啊?”
   “啊!我们全体反对威尔逊!”她说,“因为威尔逊老婆死了不
 到一年,他就再娶了!”
   数周之后,我参加了一个餐会。主讲人是西海岸斯坦福大学校长
 戴维·交顿(DavidStarrJordan)。他是一位世界和平运动的主要领
 导人。当大家谈起大选的问题时,交顿说:“今年我投谁的票,当初
 很难决定,我实在踌躇了很久,最后才投威尔逊的票!”他这席话使
 当时出席餐会的各界促进和平的士女大为骇异。所以有人就问交顿,
 当时为何踌躇。交顿说:“我原在普林斯敦教书,所以深知威尔逊的
 为人。当他作普大校长时,他居然给一位教授夫人送花!”这就是戴
 维·交顿不要威尔逊做美国总统的主要原因。其所持理由和我们的爱
 尔兰女佣所说的,实在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   我对美国政治的兴趣和我对美国政制的研究,以及我学生时代所
 目睹的两次美国大选,对我后来对(中国)政治和政府的关心,都有
 着决定性的影响。其后在我一生之中,除了一任四年的战时中国驻美
 大使之外,我甚少参预实际政治。但是在我成年以后的生命里,我对
 政治始终采取了我自己所说的不感兴趣的兴趣(disinterested-
 interest)。我认为这种兴趣是一个知识分子社会应有的责任。

--
一见钟情爱上你,二话不说追求你,
        三言两语迷住你,四事我都顺着你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五厅里面抱着你,六冰场里牵着你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七实我根本不爱你,八不得快点甩了你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九而久之讨厌你,十再不行卖了你。
^_^  ^_^  ^_^  ^_^  ^_^  ^_^  ^_^  ^_^  ^_^  ^_^  ^_^  ^_^  ^_^  ^_^  ^_^
^_^


※ 来源:·浙江大学海纳百川站 bbs.zju.edu.cn·[FROM: TheBook]


[回到开始] [上一篇][下一篇]

szuonline.cn 今天是 2024/07/18
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
每个人都有向往的时候,渴望比以前更美好,更高贵,更神圣的东西。